fengrui news center
新聞中心
國產(chǎn)大豆成了市場(chǎng)“香餑餑”
2020-11-20

為推動(dòng)期貨行業(yè)及相關(guān)產(chǎn)業(yè)、機構等研發(fā)人員更好地了解2019年黑龍江、內蒙古大豆產(chǎn)區的種植、銷(xiāo)售、庫存以及需求等市場(chǎng)信息,“2019年春季大豆玉米產(chǎn)業(yè)考察”于5月27日至6月1日從黑龍江開(kāi)啟,考察路線(xiàn)分為東線(xiàn)和西線(xiàn),東、西線(xiàn)兩個(gè)考察團詳細調研了當地的大豆、玉米市場(chǎng)最新情況。


A“消失”的廠(chǎng)長(cháng)


“春雨貴如油,潤物細無(wú)聲”。5月27日7點(diǎn)半,哈爾濱正淅淅瀝瀝地灑著(zhù)春雨,略顯清涼的空氣撲面而來(lái),甚是舒服,西線(xiàn)考察團冒著(zhù)小雨準時(shí)出發(fā)。西線(xiàn)考察團是由來(lái)自全國各地的20位期貨公司、產(chǎn)業(yè)機構以及投資機構等的高端研發(fā)人員組成,考察路線(xiàn)以哈爾濱為出發(fā)點(diǎn),一路向北途經(jīng)綏化、海倫、北安、五大連池、孫吳、黑河等地,之后自黑河再一路向南考察黑龍江嫩江、訥河,內蒙古莫旗、阿榮旗,黑龍江齊齊哈爾等地的大豆市場(chǎng)情況,最終于6月1日下午返回哈爾濱,歷時(shí)六天,行程千里。


據悉,上述考察地區是我國重要的大豆商品糧生產(chǎn)基地,海倫、訥河、嫩江等地區是傳統的大豆種植區域,嫩江更是號稱(chēng)中國“大豆”之鄉,大豆產(chǎn)量連續多年穩居全國第一,同時(shí),該區域也是我國國產(chǎn)大豆重要的定價(jià)中心和倉儲、供給中心。


西線(xiàn)考察團走進(jìn)黑龍江八旗糧油有限公司(下稱(chēng)八旗糧油)的時(shí)候,該廠(chǎng)廠(chǎng)長(cháng)已經(jīng)“消失”了好幾天!


八旗糧油坐落于綏化地區巴彥縣,是一家傳統的大豆冷榨工藝生產(chǎn)廠(chǎng)家,日加工大豆40噸左右,下游產(chǎn)品以傳統壓榨豆油和食用豆餅為主。


對于廠(chǎng)長(cháng)“消失”的因由,八旗糧油相關(guān)負責人劉宏偉表示:“因為油廠(chǎng)大豆庫存不足,廠(chǎng)長(cháng)出外采購大豆,已經(jīng)好幾天沒(méi)有回來(lái)了?!?/p>


該廠(chǎng)日加工大豆40噸,但大豆庫存只有200噸,不夠一周的用量,于是,求“豆”若渴的廠(chǎng)長(cháng)只能“消失”,在周邊地區尋求豆源。


在劉宏偉看來(lái),“該廠(chǎng)大豆庫存不足的主要原因是當地周邊農戶(hù)大豆已經(jīng)售罄,而市場(chǎng)留存的少量大豆則主要集中在當地貿易商手中”。


康豐糧貿有限公司(下稱(chēng)康豐糧貿)就是劉宏偉所言的一家大豆貿易商,坐落于綏化市四方臺鎮,是一家專(zhuān)業(yè)從事大豆、玉米貿易為主的私營(yíng)企業(yè),大豆常年貿易量為1萬(wàn)噸左右。


康豐糧貿負責人劉寶鑫順手拉開(kāi)一間盛滿(mǎn)大豆的房式倉庫,黃燦燦的大豆瞬間呈現在我們面前?!爱數刂苓呣r戶(hù)基本售完留存大豆,少量大豆主要存在貿易商手中,但整體數量也已經(jīng)不多,近期當地大豆收購價(jià)格略微上漲?!?劉寶鑫說(shuō)。


和劉寶鑫做著(zhù)同樣大豆貿易生意的還有孫吳縣森達糧食貿易有限公司(下稱(chēng)森達糧貿)。據了解,孫吳縣是黑龍江傳統的大豆種植地區,大豆產(chǎn)量和貿易量巨大,近兩年成為俄羅斯大豆進(jìn)口中國的重要中轉口岸,森達糧貿每年的大豆貿易量有2萬(wàn)多噸,主要發(fā)往上海、浙江等地區。


“5月以來(lái),南方市場(chǎng)需求開(kāi)始逐漸增加,不少南方企業(yè)來(lái)到黑龍江采購大豆?!?森達糧貿負責人趙森說(shuō),相較于往年,今年孫吳周邊地區的大豆庫存數量下降得較快,近期我們從俄羅斯采購2000噸大豆用于滿(mǎn)足市場(chǎng)需求,每天發(fā)貨量在200噸左右。


B待價(jià)而沽的貿易商


旺盛的大豆需求開(kāi)始逐步推升國產(chǎn)大豆的市場(chǎng)價(jià)格。


以黃大大豆號1909合約為例,4月30日該合約收盤(pán)價(jià)格3378元/噸,5月31日收盤(pán)價(jià)格為3598元/噸,而5月29日最高上漲至3754元/噸。5月份該合約上漲220元/噸,漲幅為6.5%。


“由于當地大豆市場(chǎng)供應緊張,所以等著(zhù)大豆價(jià)格上漲點(diǎn)再出手?!眲汌握J為,當地農戶(hù)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多少大豆庫存,貿易商留存的少量大豆難以滿(mǎn)足市場(chǎng)需求,所以大豆市場(chǎng)價(jià)格有可能繼續回升。


“待價(jià)而沽”成為黑龍江各大豆主產(chǎn)區的普遍現象。


“5月份之前,綏化、黑河地區大豆市場(chǎng)價(jià)格萎靡不振,高蛋白大豆和高油大豆一直徘徊在3200元/噸左右,導致很多貿易商持豆觀(guān)望?!钡谮w森看來(lái),5、6月份是南方地區大豆供給青黃不接的月份,江淮流域今年的新大豆最早需要到8月中旬才能上市,所以目前是東北地區大豆供給的主要時(shí)間窗口。同時(shí),季節性需求也是5月份東北地區大豆需求旺盛的傳統時(shí)間點(diǎn),等進(jìn)入6、7月份后,隨著(zhù)南方地區氣溫升高,以大豆為主要原料的豆漿、豆腐等豆制品的市場(chǎng)終端需求將會(huì )下降,屆時(shí)可能會(huì )減少對東北產(chǎn)大豆的采購需求。


內蒙古阿榮旗亞?wèn)|鎮的德寶豆業(yè)是考察團走訪(fǎng)的唯一一家內蒙古大豆貿易商,該企業(yè)每年大豆貿易數量3萬(wàn)多噸,經(jīng)過(guò)粗加工之后銷(xiāo)往廣東、福建等地。


德寶豆業(yè)老板張寶身材消瘦、精明干練,黝黑的膚色透著(zhù)大豆一線(xiàn)貿易商的辛苦?!爱數剞r戶(hù)大豆庫存數量不足一成,而南方市場(chǎng)需求旺盛,當地多數大豆貿易商待價(jià)而沽,隨采隨走?!睆垖毥榻B,相較于往年,今年由于中美貿易摩擦的影響,5月份南方地區對東北地區的大豆采購量需求增加,大豆價(jià)格近期開(kāi)始上漲,部分貿易商持豆觀(guān)望。


“誰(shuí)都想賣(mài)個(gè)好價(jià)錢(qián)!”張寶心中充滿(mǎn)了希望。


C拖拉機上的農民


當考察團采訪(fǎng)內蒙古莫旗保山鎮西小泉子村農戶(hù)湯金平時(shí),他正駕駛著(zhù)拖拉機在大豆田里翻地。


湯金平稱(chēng),今年由于國家政策補助等因素影響,當地種植結構出現明顯變化?!胺N大豆的多,種玉米的少。但具體減少幅度不太清楚?!?/p>


而類(lèi)似因政策因素調整種植結構的現象在考察團走訪(fǎng)的多地呈現共性特征。


綏化市北林區興福鎮種植合作社負責人丁廣偉介紹,當地大豆種植面積預計增加20%,主要源于今年年初玉米價(jià)格走弱,而國家大豆補貼政策為320元/坰,刺激了當地農戶(hù)種植大豆的積極性。


丁廣偉說(shuō):“合作社地租平均為8000元/坰(土地單位,1坰為15畝),加上種子、化肥、農藥、機械等費用,大豆種地成本在13300元/坰。去年黑龍江地區大豆補貼為320元/坰,間接刺激了當地種植大戶(hù)增加大豆種植面積?!?/p>


黑龍江訥河市慶城貿易有限公司隸屬于當地一家大豆種植合作社,該合作社負責人介紹,因國家政策補貼原因,訥河地區大豆種植面積預計增加30%左右,主要種植高蛋白大豆。而除了國家政策因素之外,大豆、玉米輪茬也是大豆面積增加的一個(gè)重要因素。


為詳細了解“中國大豆之鄉”的2019年種植結構調整情況,考察團除了調研種植戶(hù),還采訪(fǎng)了北大荒(600598)墾豐種業(yè)九三管局第一大農場(chǎng)分公司(下稱(chēng)墾豐種業(yè)),從種子銷(xiāo)售角度判斷今年的種植結構情況。


“大豆種植面積增加,除了國家政策鼓勵之外,還有連續多年種植玉米后的輪作需求?!眽ㄘS種業(yè)騰姓負責人說(shuō)。


墾豐種業(yè)擁有59萬(wàn)畝土地,主要對內部農場(chǎng)供種,屬于黑河地區,第四積溫帶,種植品種主要為玉米(先達101,德美亞1)、大豆(高蛋白40%—41%,高油21%—22%)、雜糧。


上述騰姓負責人介紹,2019年當地大豆種子銷(xiāo)售同比增加40%,玉米種子銷(xiāo)售同比下滑10%。從種植面積來(lái)看,玉米占比30%—35%,與去年持平,大豆占比45%—50%,同比增加5%。農場(chǎng)的種植面積調整主要受宏觀(guān)調控影響,與國家政策息息相關(guān)。


黑龍江省齊齊哈爾農業(yè)農村局是主管當地農業(yè)生產(chǎn)的主要官方機構,其從數據上也驗證了當地今年種植結構的調整情況。


該局相關(guān)負責人向考察團介紹,2019年齊齊哈爾玉米播種面積預計為1659.5萬(wàn)畝,比上年減少212萬(wàn)畝;大豆播種面積預計為988.8萬(wàn)畝,比上年增加205.5萬(wàn)畝,增加幅度為26.2%。


“如果今年國家繼續發(fā)放大豆補貼,我會(huì )繼續種植大豆?!睖鹌较蛴浾哒f(shuō)道。


一望無(wú)際的黑土地上,也許補貼承載著(zhù)農民的希望!


當考察團離開(kāi)內蒙古阿榮旗前往黑龍江訥河的時(shí)候,半途天空又下起了大雨,豆大的雨點(diǎn)嘩啦啦地打在擋風(fēng)玻璃上。記者不由得想起湯金平,不知道翻地的他是否已經(jīng)整理完承載著(zhù)他希望的那片大豆田!


D不得不說(shuō)的大豆


春播剛過(guò),黑土地上的大豆苗僅有不足5厘米,但小小幼苗身上擔負的“責任”卻是如此之重!


國產(chǎn)大豆產(chǎn)業(yè)在過(guò)去多年都是市場(chǎng)的熱議話(huà)題,從國產(chǎn)大豆壓榨產(chǎn)業(yè)“淪陷”到進(jìn)口大豆攀升至億噸,再到目前的中美貿易爭端,關(guān)于大豆的話(huà)題總是不絕于耳。


“貿易爭端提升了國產(chǎn)大豆需求,國家對大豆產(chǎn)業(yè)的重視程度也在不斷提升?!睆垖毴缡钦f(shuō)。


作為大商所首個(gè)上市的期貨品種,近30年來(lái),大豆期貨品種一直承載著(zhù)服務(wù)中國國產(chǎn)大豆產(chǎn)業(yè)的使命。


2018年12月14日,大商所發(fā)布《關(guān)于修改黃大豆1號合約及相關(guān)規則的通知》,旨在進(jìn)一步貼近市場(chǎng)需求、服務(wù)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發(fā)展,修改后的合約、規則自黃大豆1號2005合約起施行。


為服務(wù)國產(chǎn)大豆產(chǎn)業(yè),新的豆一交割質(zhì)量標準增加了粗蛋白含量指標,并調整了交割基準地?!按笊趟碌拇蠖挂巹t將會(huì )大幅提升期貨市場(chǎng)服務(wù)大豆產(chǎn)業(yè)的力度和廣度?!笨疾旖M成員華泰期貨范紅軍向期貨日報記者表示,更重要的是,把豆一交割基準地由大連調至黑龍江省哈爾濱,以黑龍江大豆產(chǎn)區價(jià)格作為豆一交割基準價(jià)格,將更有助于期貨市場(chǎng)價(jià)格貼近產(chǎn)區、貼近現貨,讓產(chǎn)區更多的產(chǎn)業(yè)企業(yè)利用期貨市場(chǎng)實(shí)現風(fēng)險管理。


范紅軍說(shuō),大商所開(kāi)展的“農民收入保障計劃”試點(diǎn)已成為期貨市場(chǎng)服務(wù)國內大豆產(chǎn)業(yè)的“利器”,通過(guò)將“保險+期貨”、場(chǎng)外期權、基差貿易等多種模式相結合,全方位保障農民種植利益,提高了農戶(hù)的大豆種植積極性,也讓更多產(chǎn)業(yè)企業(yè)和金融機構利用金融市場(chǎng)服務(wù)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。


在考察團離開(kāi)黑龍江齊齊哈爾的時(shí)候,連續多日的連陰雨逐漸停息,陽(yáng)光普照在這片廣袤的田地上!